新浪新聞客戶端

中國球迷悼念馬拉多納:那時,我愛他飄逸的長發

中國球迷悼念馬拉多納:那時,我愛他飄逸的長發
2020年11月28日 15:13 中國新聞網作者:完

  原標題:中國球迷悼念馬拉多納:那時,我愛他飄逸的長發

悼念者留下的花束。李霈韻 攝悼念者留下的花束。李霈韻 攝

 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1月28日電(記者 李赫) 27日,晚上五點。時間并不算晚,卻已有入夜的感覺。

  冬日的北京,天黑的始終很早。

  夜色籠罩下的阿根廷駐華使館門前,仍然聚攏著前來悼念馬拉多納的球迷。過了五點,這里便不再接待球迷進入。使館工作人員說,他也不確定,明天還會不會保留紀念臺。

  幾個大學生模樣的年輕人手捧鮮花,隔著柵欄,遠遠地望著使館院內的燈光,和旗桿下的紀念臺。

沒能入場的悼念者。李霈韻 攝沒能入場的悼念者。李霈韻 攝

  其實他們不到五點就來了。望著手捧鮮花的其他人,這群年輕人也到附近買了花束,不曾想折回時已過了時間。

  他們沒辦法離偶像再近一步了。

  或許他們對于告別還不太熟練,或許他們總以為還有大把的時間彌補遺憾。

  畢竟,對于“90后”甚至“00后”的球迷來說,他們大多是從錄像和紀錄片中了解“老馬”,未來也能從視頻資料中一遍遍回憶傳說中的“球王”。

  而在馬拉多納真正風華絕代時追逐過他的那群“少年”,對于告別,他們已顯得莊重而熟練。

使館關閉后仍舊有悼念者留守。李霈韻 攝使館關閉后仍舊有悼念者留守。李霈韻 攝

  老王早上九點剛過就到了。

  “那天晚上三點多起床上廁所,坐在馬桶上看到了消息。接著又到處翻看其他報道,睡不著了。”

  轉天晚上,在得知阿根廷使館為馬拉多納設置了紀念臺后,他又一次失眠了。

  忙碌一天后能安心睡上一覺,是不少中年人最貼近生活的滿足。可對于老王來說,這兩個無眠的深夜,才是成家后為數不多的,真正屬于自己的時刻。

  “什么也沒干,就是手里夾著煙,腦子里不斷快閃回憶著馬拉多納那些經典的畫面,好像回到了小時候,回到了那些年。”

中國球迷悼念馬拉多納。李赫 攝中國球迷悼念馬拉多納。李赫 攝

  所以天剛蒙蒙亮,他就出發了。穿城過巷,來到使館時,太陽剛升起不久,風中還帶著寒氣。

  他單膝跪地、食指指天,拽起胸前的衛衣親了一口。

  這是馬拉多納踢球時常做的動作,代表信仰,代表對阿根廷的愛。老王也在表達著,對馬拉多納的愛。

  “他也是你的信仰吧?”一同來的妻子,似懂非懂地望著他。

球迷悼念馬拉多納。李赫 攝球迷悼念馬拉多納。李赫 攝

  相比老王,小楊更年輕。80年代末生人的他,身穿銀色的羽絨服,胸前印著藍色的“MARVEL”字樣,那是美國漫畫公司漫威的標志。看起來,他也是超級英雄的粉絲。

  他徑直走到了紀念桌前,擺上印有藍色10號的白色蠟燭,點燃。然后掏出手機,由遠及近,由左到右,各個角度,用手機錄下了紀念桌前的一切。這是他懷念馬拉多納的方式。

  “無論在他之前,還是在他之后,足球世界很少有人能代表一個時代,但馬拉多納就是一個時代。”小楊這樣感嘆。

  回憶起那個時代,回憶起那個時代中的馬拉多納,他只說了短短幾個字:“英雄,從沒見過的那種。”

  小楊說,雖然只見證了馬拉多納生涯的末尾,但那些年從父輩和錄像中接收到的故事,依舊帶給年少的他極大震撼:“一開始還沒有直播,都是錄像。后來有了直播,就覺得他更‘神了’,尤其那種張揚的性格,那時候真沒見過。”

  在小楊的世界中,曾經有超級英雄真實存在過。

悼念者留言。李赫 攝悼念者留言。李赫 攝

  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,像老王與小楊這樣,長久駐足的悼念者并不多。大多數球迷都是匆匆而來,將懷中的鮮花放下,靜默幾秒,而后轉身離去。

  或許是到了這個年紀,早已習慣了告別。于是一整套流程簡潔且熟練:放下帶來的紀念品,相識的幾位走出院門,在遠遠能望見阿根廷國旗的地方抽上一根煙,然后各自離去。

  他們因生活還需要繼續奔波,但也執著地想與曾經放肆熱愛的歲月完整告別。因此,有人放下手中的花束后便立刻接起電話,一邊應對著工作安排,一邊小心留意著自己的音量和與紀念臺的距離,眼睛一直守著畫中人的方向。

馬拉多納的紀念臺。李赫 攝馬拉多納的紀念臺。李赫 攝

  人群中,又一個中年男人帶著頭盔、裹著厚厚的護膝趕來,那是每天都會碰到幾十次的一身行頭。他放下一束花,拍了幾張照片,把它發送了出去。

  不久,電話那頭的語音消息發來:“行行行,只要是藍白色的花束就行。”

  中年男人說,他接到的訂單是在不遠處的一家花店拿了花,然后送過來。客戶再沒什么要求,只求一張照片。

  星期五的上午,對于許多人而言并不自由。出自別人之手的圖片,是他們送“球王”的最后一程。說不清是一種什么感覺,只是那些自由自在放肆熱愛的歲月,終于在這一捧藍白色當中,畫滿了句號。

藍白花束。李赫 攝藍白花束。李赫 攝

  他們對于馬拉多納的熱愛,鑲嵌著時代的輪廓。在電視畫面開始走進千家萬戶,在大眾傳媒迅速鋪開,在那代人的探索欲望與外部世界迅速交融的時代里,馬拉多納成為了他們最鮮明的記憶線條之一。

  混蛋迭戈與天使馬拉多納,貧民少年與民族英雄。他絕非無暇的偶像,卻是不朽的傳奇。屬于那個時代的他,令人著迷。

  一個兩鬢斑白的大叔說,那些年,他喜歡阿根廷,喜歡南美足球的揮灑與奔放。可如今他更愛德國,他尊敬日耳曼戰車的強硬。

1982年11月13日,在巴塞羅那時期的馬拉多納。1982年11月13日,在巴塞羅那時期的馬拉多納。

  他說,這當然與馬拉多納的退役有關。然后笑了笑,“可能也和年紀大了有關系吧。”

  說到這,他想了想,又吐出一句:“那時我喜歡南美球員飄逸的長發。”

  于是我便更能理解,一位女球迷在馬拉多納的照片前吟誦:

  你有飄散的長發

  我有手臂,筆直地舉起。(完)

點擊進入專題:
球王馬拉多納病逝

責任編輯:朱學森 SN240

熱門推薦

圖片故事

新浪新聞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-052-0066 歡迎批評指正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4000520066
舉報郵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? 1996-2020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